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
主题 : 鬼灭之刃里的锻造大师⊙千面A⊙全本
级别: 正式会员

UID: 1326520
精华: 0
发帖: 77
金幣: 19962 個
威望: 76 點
貢獻值: 14 點
米粒: 0 個
在线时间: 55(时)
注册时间: 2020-05-18
楼主  发表于: 07-23

鬼灭之刃里的锻造大师⊙千面A⊙全本

【内容简介】
  穿越鬼灭之刃世界,却成为了一个刀匠?
  “那我一定要打造出最强的日轮刀!”
  锤击铁锭,却传出提示……
  【杂质-1】
  百炼成钢,却传出提示……
  【体质+1】
  铸成兵器,却传出提示……
  【当前兵器锋利等级1】
  【锻造者:力量+10、体质+10、敏捷+10、速度+10】
  【获得奖励:日之呼吸!】
  “要不……我还是成为最强的剑士吧?”


第一章 刀匠铁之苍介
  “做一个刀匠,不要天天想着去鬼杀队!要知道,作为刀匠,为鬼杀队提供完美的日轮刀,本身也是一种战斗!”
  “我们的锻造技艺,在这个时代可以起到的作用,就是让剑士们能够发挥出真正的实力。对鬼造成致命一击,从而让他们赢得战斗,拯救更多的普通人!”
  “虽然我知道,去后山寻找素材的时候,你摔到了脑袋。但是这样的伤势,完全无法和剑士们相提并论!”
  “所以,用你那不太聪明的脑袋好好想想,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吧,铁之苍介!!!”
  刀匠村,铁之苍介一边走,一边踢飞路边上的石头,脑子里回响的全都是河源珍铁的话。
  抬头仰望天空,火男面具之下的双眼,直勾勾的看着头顶的浮云:“仔细想想,成为一个刀匠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,不用上前线,不用和鬼厮杀,不用去拼了性命的磨练自己的剑技,不需要去学习那些呼吸法……貌似还挺安全的。”
  “但是,刀匠村还是会被袭击的啊!什么玉壶啊,半天狗啊,虽然在漫画里是被打败了没错。但是在他们被打败之前,可是被杀了不少得刀匠啊!谁知道我会不会这么倒霉,直接就被弄死了啊?”
  想到这里,他仍旧觉得无法开心起来。
  尤其是不明白,索性已经穿越了,为什么好端端的穿越到了鬼灭之刃?
  好吧,穿越到鬼灭之刃的倒霉蛋,也不是没有看到小说里写过。
  可问题是,人家都有系统啊,作弊器啊之类的东西,而且风风光光的成为了鬼灭队的人,还成为了柱,最终成为了人生赢家!
  为什么偏偏自己,却成了刀匠村的一个刀匠?
  就算是成为了一个普通人,也未必会遇到鬼嘛……
  “算了算了!!!”
  他挠了挠脑袋,触碰到后脑的时候,仍旧觉得隐隐作用。
  河源珍铁不知道的是,这绝对不是什么小伤,完全是可以致命的重伤,否则的话,也不会给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可趁之机。
  “刀匠就刀匠吧!剑技这种东西,别人不教我,难道我不会旁敲侧击的偷学吗?毕竟,刀匠村,总是会有剑士过来的,在他们训练的时候偷看一下,应该不会让他们愤怒到杀人吧?然后……嗯,然后给自己打造一把日轮刀!有了剑技,有了日轮刀,但是呼吸法怎么办?不,不管怎么办,肯定是有办法的!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,就算是一个刀匠,我也必须要成为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的刀匠!”
  铁之苍介给自己打足了气,然后一路飞奔回到了家。
  家里没人,铁之苍介无父无母,他的父亲自然也是刀匠,但是在给鬼灭队的队员送去打造好的日轮刀时,却遭遇了鬼。
  母亲得到消息之后,一病不起,没几个月的功夫就撒手人寰了。
  所以,现如今也算得上是无牵无挂。
  记忆之中除了这些内容之外,更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锻造技巧了。
  从小的时候就开始磨炼技艺,却始终没有突破一步,按照如今刀匠村的说法来说,他如今的锻造水平,仍旧处于学徒状态。
  远远不足以给鬼杀队的成员锻造日轮刀的程度,上好的材料到了他的手里基本上就废了。
  这让铁之苍介有些不服气: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,就算仍旧只是学徒级的水平,然而脑海之中的这些记忆,却告诉我应该怎么做!那就从第一步开始做起,早晚要给自己打造出一把,最强,最狠的日轮刀!”
  点火!
  熔炉的火焰升腾,铁之苍介拿来了一块铁锭。
  村子里每个月都会给每一个刀匠学徒分发铁锭,让学徒们以此来磨练自己的锻造术。
  将铁锭放入熔炉之中,看着刹那间就被火焰所包裹的铁锭,铁之苍介的脑海之中,忽然轰鸣!
  【嗡……】
  “嗯?”
  铁之苍介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感觉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  但是细查之下,刚才那感觉却又如同幻觉一般消失了。
  “怎么回事?太累了?脑袋摔伤之后的后遗症?”
  心里这么琢磨着,倒也没当回事,再抬头去看炉子里的铁锭,瞳孔不仅收缩!
  “什么鬼?”
  就见到,原本的铁锭旁边,竟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标志。
  整体标志是以渐变的颜色组成的,最左侧是蓝色,最右侧是红色,整个标志就是从蓝到红的颜色转变。
  同时,一根指针正好卡蓝色的位置上。
  “这是什么?”
  他伸出手在自己的眼前划拉了一把,并不是出现在视网膜上的东西,看别的东西也没有,只有盯着炉子里的铁锭时,这个标志才会出现。
 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蒙圈,而伴随着时间的流逝,那个指针正在慢慢的移动。
  一点点朝着红色的位置走。
  “等等……这不会是标志着,这块铁锭的温度吧?”
  以肉眼观测铁锭的温度,然后取出锻造,在铁之苍介的记忆之中,他所学到的锻造术是这样说的。
  但是眼前的这个标志又是怎么回事?
  “难道说,是可以取代肉眼观察,以更加清晰的刻度作为观察铁锭温度标准的东西?”
  想到这里,铁之苍介忽然泪流满面:“果然,连老天爷都觉得我应该成为一个铁匠的吗?否则的话,为什么给我的金手指都可打铁有关系?”
  悲愤啊!!
  “但就算是悲愤也没有用吧?毕竟,金手指这种东西,大概是没有办法退货的吧?”
  无可奈何,盯着指针移动的轨迹,又盯着铁锭燃烧的程度,最终觉得差不多的时候,指针正好卡在了大概三分之二的位置,即将抵达红色的彼端。
  用铁钳将铁锭夹出来,放在了铁砧上。
  锻造锤就在旁边,一边夹紧烧红的铁锭,一边将锻造锤拿在手里,莫名熟悉的感觉触动着心田。
  “这是我作为新生的……铁之苍介,所锻造的第一件武器!那么,开始!”
  说出了充满中二的言论之后,哐当一锤落下。
  【叮!】
  【杂质-1】
  “诶?”


第二章 疯狂锤炼
  “听错了吗?刚才好像有什么声音啊。”
  铁之苍介看了看周围,周围空空如也,他住的略微有些偏僻,平日里也很少有朋友会跟他开玩笑。
  “应该是听错了。”
  他点了点头,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铁锭上。
  哐当!
  【杂质-1】
  “卧槽!这次绝不可能听错了!!!”
  这个声音不是周围传来的,而是从自己的耳边响起的,似乎是脑海之中的声音。
  他看了看手里的锻造锤,又看了看铁砧上的铁锭。
  深吸了口气,用足了力气,哐当!
  【杂质-1】
  “真的是!!”
  铁之苍介一时之间有点无语:“除了能够看到烧铁锭时候的进度,锤击的时候,还能够听到杂质-1的声音,不需要疑惑了!我的金手指绝对就是……打铁系统!!!!”
  “所以,活该我就是一个刀匠了吗?”
  铁之苍介无语问苍天,然后认命的继续锤击。
  每一次锤击,耳边都能够听到【杂质-1】的声音,然而锤着锤着,这声音就不是那么连贯了。
  偶尔的锤击落下,耳边并没有传来提示,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声音传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。
  他又注意到,手里这块铁锭的温度下降了。
  “是因为温度下降了的关系?”
  想到这里,他重新将铁锭塞进了熔炉。
  眼看着温度又一次提示到了标准的刻度之后,重新拿出来继续锤击。
  又一次恢复到了最初,每一锤落下,都能够听到【杂质-1】的提示。
  就这样,在这个声音的帮助下,铁之苍介开始了重复性的动作。
  锤击,锤击,锤击,煅烧,煅烧,煅烧,然后继续锤击……
  从中午,一直到晚上,中间偶尔有休息的时间,其他的时间里始终都在锤这块铁。
  “真扛锤啊!”
  铁之苍介揉了揉自己的胳膊,重新将其送回了熔炉里:“好在是从小就打铁的体质,否则的话,这样高强度的锻造,还真有点坚持不住,话说,这一轮结束之后,也该吃饭了吧?嗯,吃完了饭之后继续!”
  等到温度重新上来,他用铁钳将已经锤了成百上千次的铁锭取了出来。
  拿起锻造锤,再看这块陪了自己整整一个下午的铁锭,忽然心头涌现出了一股莫名的感觉。
  总感觉,和这家伙变得亲近了起来。
  就如同是一个初生的幼儿,而自己……正一点点的将其锻造成型!
  心头涌现出一股连他自己都说不清,道不明的感动,锻造锤下意识的举了起来。
  砰!
  锤子落下,火星四溅。
  【杂质-5】
  【力量+1】
  骤然出现的两条提示,瞬间让铁之苍介清醒。
  一股暖流涌入全身,原本已经极尽疲惫的身体,又一次焕发了新的活力。
  而这两条提示,却让铁之苍介瞬间清醒了过来,一时之间呆在当场!
  “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  他看了看手里的锤子,又看了看面前的铁锭:“为什么,刚才会忽然感觉它特别的亲近呢?为什么刚才那一锤下去,竟然会直接减少了5点杂质?还有……力量加了一点?”
  活动了一下手臂,虽然并不明显,但是他却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变得更加行有余力了。
  “所以说,这金手指的作用,不仅仅能够让我清晰的知道,这块铁的杂质减少了,甚至还能够增加我自身的力量?”
  想到这里,他猛地吸了口气,再度锤击。
  【杂质-1】
  并没有出现力量增加的提示,而杂质也仅仅只是减少了一点而已。
  “不对不对!感觉不对!”
  他摇了摇头,先前那一瞬间的感觉,明显和刚才这一次锤击的不同。
  是因为什么呢?
  “不够亲近?”
  他看着那块铁,努力的融入先前的那种情绪,试图和它亲近。
  但是怎么看,都只是一块烧红了的铁而已啊!
  和这种东西亲近?皮会被烧掉的吧?
  “不!不应该沉浸于那种感觉之中!或许只是偶然之间的灵光一闪?又或者是一下午锤炼铁锭所以造成的一种奇怪感觉?因为提示的出现,所以那种感觉已经消失了。那么,想要重新找回那种感觉,大概就只有一种办法!”
  他看着眼前红彤彤的铁锭:“锤它!”
  反复的锤,使劲的锤,从千百次的锤击之中,寻找那份感动!
  砰砰砰!
  砰砰砰!
  房子外面,锻造棚内,铁之苍介几乎忘记了所有的一切。
  他也忘了一会要吃饭的事情,也忘记了要休息的事情。
  唯一记住的一件事情,就是要锤它!
  温度降低了,杂质减少的速度变慢了,就将其送入熔炉之中。
  等到温度提升了,继续锤!
  夕阳落下了,他点起了灯。
  炉火不旺了,他就踩风箱。
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他忽然找到了一种微妙的感觉。
  一种锻造的感觉。
  那种从自己的手中,锻造出一种奇妙存在的感觉!
  他不知道这感觉究竟是什么,却保持着原本的呼吸节奏,保持着原本锻造锤落下的节奏。
  【杂质-5】
  【力量+1】
  【杂质-3】
  【体质+1】
  【杂质-2】
  【柔韧+1】
  【杂质-4】
  【速度+1】
  提示反复在耳边响起,铁之苍介对此却充耳不闻。
  他只是感觉,自己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,这块铁似乎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杂质。
  “这样不行啊,想要变得更好,那就必须要更加的努力才行!必须要剔除所有的杂质,才能够让你百炼成钢!”
 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心中涌现出了这样的决心和念头 。
  手里的锻造锤似乎已经和他融为一体,却不知道,虎口何时已经震裂,鲜血都已经凝固。
  忽然,耳边的提示变了。
  【韧性+1】
  “嗯?”
  铁之苍介一愣,整个人忽然从魔障之中恢复了过来,剧烈的酸痛顿时充满全身。
  腹中更是饥火中烧,头脑之间轰鸣阵阵。
  “卧槽……我这是……”
  他放下锻造锤,往后退了一步,却只觉得眼前一黑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。


第三章 剑的属性
  “我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就跟走火入魔了一样?不疯魔不成活吗?”
  脑袋里轰鸣阵阵,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,铁之苍介才从地上爬了起来,只觉得手软脚软,如同身体被掏空。
  然而看着铁砧上的那块铁,他的眼中却浮现出了一抹说不出来的成就感。
  “杂质已经剔除完成,明天这把剑就可以成型了。说起来,刚才的提示是怎么回事?”
  他还记得将他从这疯魔状态之中唤醒的是一条【韧性+1】的提示。
  隐隐感觉,这或许和最终这把剑锻造成功之后的属性有关系。
  脑子里一阵发疼,铁之苍介摇了摇头:“不能继续思考了,我现在必须要补充食物,然后休息。晚饭都没吃,从中午一直打铁到现在,就算真的是铁人也得受不了啊。”
  转身脚步蹒跚的回到了屋子里,找到了柜子里之前捏好的饭团,一阵胡吃海塞之后,方才觉得手脚有了些力气。
  摸到床前,一翻身,衣服都没脱,就已经不省人事!
  一觉到天明!
  这一晚上,铁之苍介睡得死沉,快醒了的时候做了个梦,梦里他还在打铁……
  就这样抡着胳膊睁开了双眼,看着作势握住锻造锤的手,铁之苍介的嘴角抽搐:“果然,活该我是个刀匠。”
  一觉醒来,神清气爽!
  沉眠补足了亏空的体力和匮乏的精神,走出门,吸了一口山间清新的空气,只觉得头脑和身体的状态从未有过的好。
  “昨天处于那种状态的时候,隐隐听到了一些力量加一,体质加一的提示。果然,是因为我的身体素质提高了吗?”
  院子里有一块石头,石头平整,是一块天然的磨剑石。
  这玩意极为沉重,具体多少斤不好估量,但是之前的铁之苍介用尽全身的力气,也仅仅只是能够将其勉强抱起。
  此时来到跟前,双手抱住,猛地一使劲,嗖的一声,那石头顿时离地而起,铁之苍介却行有余力!
  “果然是提升了!”
  稍微用力,高举过顶,一直坚持了的十个呼吸,这才坚持不住将其重新放回到了地上。
  “虽然提升了,但是和剑士相比,显然仍旧差的太远。但是我昨天不过打铁一天,就有了这样的收获,只要持之以恒,一个星期,一个月,一年,我又能够提升到什么程度?”
  心中莫名的有些兴奋,看着铁砧上的那块铁,就有点跃跃欲试。
  不过他还是压制住了这股兴奋的感情,决定先祭奠一下自己的五脏庙。
  昨天的教训充分体现了人体是存在极限的,不补充足够的能量的话,是绝对行不通的。
  当即回去准备早饭,饱餐一顿之后,这才回到了铁砧的跟前,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火男面具,将熔炉点燃。
  铁锭上的刻度条和昨天没什么区别,但是完全冷却之后的铁,却给人一种非同一般的感觉。
  随着熔炉温度提升,铁锭也逐渐被烧红,变得柔软。
  认准了当前的刻度,铁之苍介将其取出,放在了铁砧上。
  “锤炼杂质和锻铁成型,并不一样。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塑造一把刀的形态。其本身的长度,厚度,整体形状,都会在接下来,锻造锤的不断锤击之中进行变化。武器的坚韧程度,也会在接下来的锻造之中决定!这才是真正的关键时刻!”
  用铁钳夹好,铁之苍介没有丝毫犹豫,一锤子落下,叮!
  火花四溅,同时耳边听到了一个声音。
  【韧性+1】
  “果然!”
  他心中若有所思,锻造锤却不停落下。
  耳边不断传来【韧性+1】的提示。
  在这样的提示之中,手中的这块铁也慢慢的从一个方形,逐渐拉伸,延长,隐隐的出现了刀的形态。
  却就在此时,耳边的提示也出现了变化。
  【韧性-1】
  【硬度+1】
  “……嗯?”
  这样的提示让铁之苍介微微一愣:“所以,第一阶段是剔除杂质,第二阶段是积累韧性?第三阶段是赋予其他的属性,却在赋予的同时,不断的消磨韧性吗?”
  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,当下也不管耳边的提示如何,按照记忆之中的方式,对着这块铁反复的进行锤炼打磨。
  这一步的工序比上一步要快一些。
  临近中午的时候,剑身已经基本成型。
  同时,他也总结出了几项属性。
  韧性、硬度、抗击、抗磨四种。
  和他初次总结的内容基本一致的是,第一步杂质剔除之后,第二部就是积累韧性,这个阶段的每一次锤击,都可以增加韧性。
  但就在这把刀的形态即将完成的时候,韧性就开始不断被消耗。
  进而增长的是其他三项属性。
  铁之苍介经过了一个上午的锤炼,发现不同的锤击手法可以造成的结果也不尽相同。
  简而言之,如果只用特定的一种锤击方式的话,这把剑就可以不断增强特定的属性,比如说硬度……但韧性的消耗却是不变的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淬火也会提升几项属性,甚至可以提升韧性。
  “所以,锻造一把剑,最终的结果就是 ,在这四种属性之中,寻找一种平衡吗?”
  他看着手中即将成型的这把剑,眼神里浮想联翩,趁着热度正好,最后几锤落下,完成了整个刀身塑造的过程之后。
  铁之苍介将这把刀小心翼翼的放进了熔炉之中。
  “将刀身加热到合适的温度,然后取出自然冷却,在这之后就是剑刃的打磨了。”
  铁之苍介的表情非常专注,虽然有进度条的帮助,却也不敢大意。
  一把刀最终成型之后的表现如何,完全就看刀匠在锻造过程之中的用心程度和锻造手法。
  现如今的每一步,都决定着这把刀的未来。
  “虽然你注定无法成为日轮刀,毕竟只是用的寻常的铁锭。但是对我来说,你是我打造的第一把剑,意义非常!”


第四章 日之呼吸
  阳光洒满山涧,一侧的山林之间是虫鸣鸟叫,小溪的潺潺流水声,都让人心旷神怡。
  铁之苍介此时正在打磨剑刃。
  整个退火的过程,持续了一天的时间。
  而这个时间里,铁之苍介除了等待之外,就是打造了这把剑的其他部分。
  例如剑锷,剑柄等……
  现在,磨刀石前,铁之苍介痛苦并快乐着。
  打磨剑刃是一个专注,并且重复的过程,经过了退火处理的剑身非常柔软,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前功尽弃。
  所以过程需要非常的专注力。
  而不断的打磨,则是反复的重复性动作,两者加在一起,刀匠的煎熬,完全不亚于正在被打磨的剑。
  这是痛苦的部分……至于说快乐……
  【锋利+1】
  【体质+1】
  【锋利+1】
  【力量+1】
  和先前的塑形不同,眼下的每一次打磨,几乎都可以为刀身提供一点锋利。
  并且,为自身提供一点随机属性。
  光是听着这些声音,铁之苍介就感觉如同听着天籁之音,相比起来,不管是旁边的消息流水潺潺,还是林间的鸟语花香,都不足以将其取代。
  唯一遗憾的是,专注,认真,并且毫无错漏的打磨,整体时间必然不会持续太长。
  很快,剑刃就已经被打磨完毕。
  之后的工序则又变成了加热,淬火,提升硬度,当一切就绪之后,进行一次或者是数次的回火处理。
  这个过程之中,铁之苍介用粘土将除了刀刃之外的所有部分全部包裹了起来,然后送进了熔炉之中。
  如此一来,刀刃将会保持着它原本应该有的硬度,而刀身则会相对柔软,提升韧性。
  当最终一步完成之后,铁之苍介将剑锷,剑柄装好,一把刀身漆黑,刀刃花纹银亮,整体长度有三尺二寸的刀,就被铸造完成了!
  看着这把刀,铁之苍介脸上的表情变化极为复杂。
  整个锻造过程,就是在各种属性之间寻找平衡点。
  同时,记忆之中的锻造术,则通过外部方式,退火,淬火,回火等各方面填补缺失的属性。
  最终尽可能的保持优质属性,完成一把刀的锻造。
  “终于……成功了!你是我锻造的第一把刀,嗯,要不要给你起个名?就叫……小一怎么样?”
  铁之苍介自言自语,并且对自己的起名能力表示了赞赏。
  却就在此时,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  【锻造武器成功!】
  【当前武器锋利等级1】
  【锻造者:力量+10、体质+10、敏捷+10、速度+10】
  【获得奖励:日之呼吸!】
  “日!”
  铁之苍介猛地瞪大了双眼:“日……日!日之呼吸!!!”
  作为一个原著党,并且连漫画都已经看完的原著党,他当然知道日之呼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!
  “初始的呼吸法,一切呼吸法的源头!我,我特么……打造一把武器,竟然获得了日之呼吸?我这个金手指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啊?”
  他已经有点蒙圈,正打算原地转两圈,或者是拿剑摸个脖子,让自己冷静一下。
  却就在此时,脑海之中忽然涌现出了信息。
  信息量并不大,却是一种特殊的呼吸方式。
  然而……仅此而已。
  “剑技呢?喂……剑技呢?”
  铁之苍介茫然询问,却没有人能够给他回答。
  他的金手指非常高冷,除了平时给他提示之外,并不打算回答他任何东西。
  一个人站在原地呆了半天,却又摇了摇头:“不,呼吸法其实本身应该就是蕴含剑技的,只需要对呼吸法的了解加深,进而精通,剑技这种东西,我一定可以琢磨出来的!”
  他点了点头,重新看向了自己手里的这把剑。
  “小一这个名字……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?既然你为我带来了日之呼吸这样的奖励,要不就叫你……太阳?不是有句话说得好,日……太阳啊!”
  没有回答,周围一片寂静,就连树林里的鸟都不愿意叫了。
  铁之苍介嘴角抽搐了两下:“上天赋予了我打铁的技能,为什么却不给我起名的能力!”
  不过他很快就振作了起来,毕竟连呼吸法都得到了,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?
  将自己打造出来的第一把剑,收入了之前就已经打造好的剑鞘之中,他来到了院子里,决定尝试一下呼吸法。
  调整呼吸节奏,按照脑海之中的记忆,正要吸气……
  “苍介哥哥!!”
  一个熊孩子的吼声,震得林中飞鸟惊起无数!
  “我……咳咳咳咳!!”
  正要准备进行第一次日之呼吸的铁之苍介,一口没上来,差点岔了气,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,猛地回头怒视。
  就见到一个带着火男面具的臭小鬼,连跑带颠的来到了跟前:“苍介哥哥,村长让我来收刀。”
  “啥?”铁之苍介茫然:“收刀,收什么刀?”
  “你这两天不是在这锻造吗?村长说,今天应该就是成刀的时候了,所以让我过来拿。他要看看你现在的水平究竟如何了!”
  熊孩子说到这里,又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最近鬼杀队和鬼搏杀的日益惨烈,所以日轮刀损坏的也越发的频繁了。村子里的哥哥姐姐叔叔伯伯们都忙坏了。村长说了,要是你的水平差不多的话,独立锻造日轮刀或许不能胜任,但是修复磨损的日轮刀,还是可以的。”
  “……他怎么知道我最近在锻造?”
  铁之苍介一脸懵圈。
  “看到了呗。”熊孩子说道:“不仅村长看到了,我这两天路过你这,也总能听到你锻造的声音呢。嗯,你手上的这个就是了吧?真用心啊,竟然还做了刀鞘。”
  说着伸手来取,铁之苍介一时不察,刀就被这熊孩子给拿走了。
  “我先去了啊!村长还等着呢。”
  话音落下,也不等铁之苍介回答,两条小腿一倒腾,一溜烟的人就没了影。
  “这孩子吃什么长得?跑的怎么这么快?”
  铁之苍介一脸无语。
  而另外一头,刀匠村,村长的屋子里,大厅中,一个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笑容的女子正坐在那里和村长河源珍铁说话。
  作者留言:
  新人新书~求推荐啦~~~~


第五章 我很中意
  “每一次都要麻烦您,真的很不好意思。”
  女子的声音很温柔,就如同是春日夹杂着花香的暖风。
  河源珍铁摇了摇头:“花柱太客气了,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。相比之下,鬼杀队的剑士们用鲜血和生命与鬼厮杀,才是真正的凶险。为此,如果能够为剑士们提供合格的武器,在战斗之中能够派的上用场,就是对我们刀匠来说,最大的安慰了。”
  花柱微微一笑,正要说话,门外却有些吵杂。
  河源珍铁看了一眼,问道:“外面是怎么回事?”
  很快,就有人进来回复:“村长,小铁带着苍介那孩子刚刚完成的刀来了。”
  “哦?”河源珍铁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意外:“竟然真的成了?”
  花柱好奇:“是新的日轮刀吗?”
  “不。”河源珍铁摇了摇头:“是村子里的一个孩子,目前还没有锻造日轮刀的资格。不过最近确实是很用功,我也想知道他的水平到了什么地步,所以才让孩子过去取。”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花柱点了点头:“不如把刀拿进来,我们一起看看?对于成长之中的刀匠,我也很好奇呢。”
  河源珍铁略微犹豫,就点了点头:“也好。”
  对外面说了一声,很快就将那把‘太阳’带了进来。
  河源珍铁看着漆黑的刀鞘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  无非是用来练手的武器而已,何必做这些?
  花柱翘首以盼,‘太阳’则被拿到了河源珍铁的跟前。
  入手微微一愣:“好轻。”
  握住剑柄,刀刃弹出,只一寸,却已经锋芒毕露!
  火男面具之下的瞳孔闪烁讶异的光芒,花柱则眼前一亮:“看上去,不错啊。”
  “确实有些意想不到。”
  河源珍铁将刀身彻底拔出,刀鞘放在一旁,漆黑的刀身,森冷的刀刃,光是拿在手中,就已经能够感知其中的锋芒。
  将剑刃横在跟前,叠指弹刃,指头落在刀身之上,刀身就发出了‘嗡’的一声嗡鸣!
  “这……”河源珍铁一时之间有些愕然,这把刀,出乎了他的预料!
  这真的是铁之苍介锻造的?
  这孩子的进步,未免有些可怕!
  “可以给我看看吗?”
  花柱开口。
  河源珍铁这才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:“失礼了。”
  收刀入鞘,让人拿到了花柱的跟前。
  只是入手,花柱的眼中就微微一亮,呛啷一声,刀刃出鞘。
  这把刀,放在河源珍铁的手中和花柱的手中,所散发出来的感觉,却是既然不同的!
  河源珍铁固然是刀匠之中的大家,鬼杀队中,九柱的刀,很多都是出自他的手中。
  但他终究只是刀匠,而非剑士。
  花柱却不同,临阵厮杀,剑技非凡,刀一入手,一时之间锋芒毕露!
  “这把刀……我很中意啊。”
  她轻轻挥舞:“很轻,挥舞的感觉让人留恋。可惜,不是日轮刀……村长,我能否拜托这位刀匠,为我锻造一把日轮刀?”
  河源珍铁一时无言,沉默了一下之后,这才说道:“九柱之一的花柱既然已经开口了,本来并非是不可以的。但是,铁之苍介从未锻造过日轮刀,是否能够胜任这份工作,让人有些怀疑。虽然这把刀确实是刀中精品,但一把刀却很难说明他现如今的水平。”
  花柱顿时有些失望,却又听到河源珍铁说道:“不过,如果花柱真心希望他能够为你锻造一把日轮刀的话,那就让他先熟悉一下日轮刀的材质好了。这一次花柱正好将损坏的日轮刀带来了,先让铁之苍介为你修复。如果他成功了,就说明他对于锻造之术的掌握,已经成熟。这样,就可以让他重新为你锻造一把日轮刀。若是失败了……花柱就请打消这个念头如何?”
  “当然可以!”
  花柱顿时心喜,本以为山穷水尽,却没想到村长又给出了一条明路。
  而且,这话言之有理。
  如果说仅仅只是误打误撞之下,成就了一把精品,贸然让这个人给自己打造日轮刀,岂不是用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吗?
  所以,果然还是应该先考验一番吧?
  一旦成功,说明了此人的能力,而自己也能够得到一把心仪的日轮刀,于战斗之中更添臂助!
  想到这里,再不豫豫,收刀入鞘,还给了河源珍铁,然后说道:“其实,我这次来,还有一件事情。之前在战斗之中所受的创伤,需要用到这里的温泉进行疗养……”
  ……
  ……
  花柱那头如何跟河源珍铁说话姑且不提。
  铁之苍介这边好好的尝试了一番日之呼吸。
  整体来说,过程是煎熬的。
  进行呼吸的过程之中,血液流速加快,心脏的轰鸣就如同是在耳边响起。
  稍微运用一番,体力就消耗的极大!
  “这种东西,怎么才能够做到常中啊?”
  铁之苍介有些头疼。
  所谓的常中,是一种呼吸法的进阶模式。
  也就是在日常生活中,始终保持全集中呼吸的方式。
  用武学的角度来讲,大概就是,行止坐卧无不行拳,就如同神雕侠侣中,洪七公睡着了之后内力也仍旧在不断运转。
  放在眼前就是,不管做什么事情,身体始终处于呼吸法中,喝水,吃饭,睡觉,尿尿……让身体形成一种常态,从而一点点的将自己的体能拔高到一个变态的境界!
  但现在,铁之苍介觉得自己仅仅只使用日之呼吸,进行几次全集中呼吸,就已经快要死了。
  这种进度,什么时候才能够做到常中?
  不过他到底不是一个会沉浸于打击之中不可自拔的人,很快他就从艰难的窘境之中恢复了过来。
  “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,所谓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,所以水滴石穿,所谓……”
  他振奋了一下精神:“不去所谓了,反正从古至今无数的教训告诉我们,想要成功,那就得一步一步的做。难吗?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简单的?去做就是了!去做就能成功,只要坚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攀爬不上的山峰!!!”
  给自己打完了气,就看到视野之内,一个熊孩子两条腿倒腾的就跟风火轮一样,一溜烟的就到了他的跟前。
  手里还拿着一把刀……
  过来还刀了?不知道村长是什么评价?
  这么想着的时候,却又发现熊孩子手里的这把刀,有些不太对劲。


第六章 吃吗?谢谢!
  “这什么啊?”
  看着熊孩子献宝一样的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来,铁之苍介一把接住,然后问道:“我的刀呢?”
  “苍介哥哥!村长让你修复这把日轮刀!”
  小铁大声的说道。
  “修复什么日轮刀,我问的是我的刀……刀……等等,什么玩意?这把是日轮刀?”
  铁之苍介重新将目光放在了手里的这把刀上,眼神里闪烁异彩。
  将刀身拔出,结果却只拔出了一半。
  另外一半还在刀鞘之中,将其倒出,半截刀刃跌落地面,发出了清脆的声响。
  他重新看向小铁:“日轮刀?”
  小铁点了点头!
  手里拿着半截刀刃,随意的扫了一眼 ,就发现在刀身上还有字——恶鬼灭杀!
  “九柱的刀?”
  铁之苍介更加意外了,鬼灭队中,只有柱的刀,刀身上才会有这样的刻字。
  而九柱的刀,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这个还没有资格锻造日轮刀的刀匠来进行修复了?
  再想问小铁,却发现这小子早就跑得老远。
  还在对他挥手:“苍介哥哥加油啊!如果这把刀能够修复好的话,你就可以独自锻造日轮刀了,到时候你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刀匠了!”
  说完之后,一溜烟……没了踪迹。
  “……这小子是日游神转世的吗?也太特么能跑了吧?”
  一时之间有点无语,将地上的刀刃捡了起来,光是看着这两节刀身,心头忽然涌现出了一股莫名的悲戚。
  “……这把刀,在哭泣啊。”
  将这把刀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:“刀身状态受损严重,整把刀直接断裂,部分刀刃有卷曲现象,战斗之中一定遭遇了什么非常难以砍断的东西,鬼的脖子?磨损的状态严重,战斗的频率很高!应该说,不愧是九柱吗?而刀已经变成了这种状态,用到的剑士又会怎么样呢?嗯……刀身很轻,根据个人特点打造日轮刀的话,难道用到的人是一个女人?”
  他嘀嘀咕咕,却浑然没有注意到,仅仅只是凭借一把刀,他竟然已经推测出了很多信息。
  最终,将整把刀全部验收之后,他制定了一个修复规律。
  “卷曲的刀刃需要重新锻造,然后打磨修复。破损的刀身,也得重新锻造,利用反复回火,淬火的技术,将整体重新进行塑形。只是,断裂的刀身……如果不能作为一个整体重新进入熔炉的话,终究是美璧有暇太过于遗憾了……等等,我记得山上应该是有一种植物的汁液可以对此进行修复。用汁液对断裂的刀身进行涂抹,然后整体包裹在粘土之中,送入熔炉之内……但是,那植物到底是什么来着?”
  他敲了敲脑袋,将刀放在了铁砧上,转身冲进了屋子里,翻找父母留下来的笔记。
  很快,就从一页笔记之中找到了要找的植物。
  “铁茎草……现实里有这种奇怪的东西吗?”
  铁之苍介摇了摇头,现如今他所拥有的一切锻造技术,全都是得自于原本的铁之苍介的记忆。
  而这里,终究是另外一个世界,很多事情显然无法和他最初认知的世界完全符合。
  当下也不管这件事情是否存在合理性,反正既然笔记中有这样的记载,就证明这件事情是行之有效的。
  当即准备了一番之后,带了点干粮和必备的武器工具,就上山寻找铁茎草。
  ……
  ……
  一直到踏足山林之中以后,铁之苍介才回过神来。
  “为什么一想到要修复那把刀,就一点犹豫都没有的直接冲进了山里了?已经得到了日之呼吸的我,难道不应该将大部分时间全都花费在日之呼吸上吗?”
  他茫然的看着头顶,从树荫之间,洒落的阳光:“果然,我活该就是一个刀匠!”
  既然已经来了,那也不去多想了,寻找铁茎草。
 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光是看着那把断刀,他的心中竟然就有一种莫名的,特别难受的感觉。
  就好像断裂的并非是那把刀,而是他自己一样。
  “我一定是走火入魔了。”
  漫山遍野的寻找,却始终一无所获,如果不是父母的笔记上记载着,山上确实是拥有这种草的话,他都要怀疑这种东西到底存不存在了?
  从中午一直到日头西斜,他总算是在一道山缝之间,找到了一株。
  这株草从外表上看,只有零星的草叶,然而往下挖,却有一大截粗壮的根茎,里面蕴含着丰富的汁液。
  铁之苍介小心翼翼的将其挖出,生怕过程之中戳破了根茎的皮,导致汁液外泄。
  一直到将其完整的取出,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  用白布将其仔仔细细的包好,放进了篮子里这才松了口气。
  看了一下自身的环境:“好像是在山顶温泉附近啊,累了一天了,正好泡一下温泉吧。”
  干粮正好还没吃,一会一边泡着温泉,一边美滋滋的吃着自己的干粮,如此方才能够犒劳自己这一天的劳累嘛。
  心里这么想着,脚步都轻快了几分。
  没一会的功夫,就已经到了温泉边上。
  把衣服脱下叠好,放进了药篮子里,试探了一下水温之后,就心满意足的将自己整个丢入了温泉之中。
  “简直就是……无法形容的享受啊!”
  温泉水的温度正合适,泡在其中,就如同是有无数只手,帮他进行全身按摩一样。
  整个人沉浸其中,几乎都要睡着。
  却又连忙翻了个身,从里面爬了出来,到岸上拿了干粮过来,靠在温泉边上,手里抓着一个饭团,正要往嘴里塞。
  忽然,扑通一声,一个脑袋从温泉中钻了出来。
  秀发荡漾温泉水,在半空之中划出了无法形容的美妙弧度。
  等到风平浪静,铁之苍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温泉里的女人。
  女人也回头看向了铁之苍介。
  两个人都很意外,所以也都很蒙圈。
  彼此对视片刻之后,铁之苍介干巴巴的咳嗽了一声,把手里的饭团递了过去:“吃吗?”
  “谢谢……”女人茫然的接过了饭团,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
描述
快速回复

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,必被永久禁言
验证问题:
邮箱前请不要加www.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,正确范例[email protected] 正确答案:好的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